“治安報警點”壞了應及時修
  我前些天在人民大學東門附近遇到一個神色慌張的女子,她見了路人就問派出所在哪裡,她要報警。一個路人將她帶到路旁的“治安報警點”並按照箱子上面的“使用說明”操作,按下紅色按鍵,可一點反應都沒有。眾人不甘心,又都試了試,還是沒有回音。最後斷定,這個報警點設備壞了。
  接下來的幾天,我上街時,特意觀察了路旁設置的“治安報警點”,發現許多報警點設備都是壞的,有的是紅色按鍵不見了,有的是箱子上貼著很多小廣告。在萬泉莊路的一個“治安報警點”,我看到箱子上面覆蓋了厚厚一層塵埃。不用說,它已經被人遺忘很久了。在東三環一個小區門口外,一位老大媽告訴我,有一次,她在公交車上丟了錢包,下車後才發現,可此時公交車已經駛離公交站了,她又沒有手機,只好選擇最近的“治安報警點”報警,卻因設備壞了沒報成功。
  街頭“治安報警點”的作用不言而喻,壞了的“治安報警點”應及時修好,使它們真正起到方便市民報警的功能。□趙華鋒(研究生)
  治廣場舞擾民應設限時牌
  《新京報》報道,通州區新華聯家園小區居民反映,小區前廣場上晨練的皮鞭聲和晚上廣場舞的音樂聲,聲音很大,影響居民們正常作息,經居委會和民警多次協調,情況並未得到明顯改善。記者採訪時發現,類似情況在牛街、蒲黃榆等地多個小區很普遍。
  和新華聯家園的居民一樣,我也是一個廣場舞的“受害者”,家附近的鐵路旁有塊小廣場,許多跳舞者天天在這裡聚集,晚上一跳能跳到10點多。雖然我和一些居民多次投訴此事,但一直未能解決。
  在北京,廣場舞引發的矛盾越來越多,這個問題已經到了非解決不可的地步了。我建議,應該對北京所有小區附近的廣場,設置廣場舞限時牌,例如可規定,早八點到中午十二點,下午兩點到晚九點,為允許廣場舞的時段,其他時間一律禁止,以確保居民午休、晚休的安寧。
  另外,不妨多開闢一些遠離居民區的廣場舞區域,如北京的機關單位多,可以由各個街道辦出面,與轄區內機關單位協商,在非辦公時段,允許居民進入,開展廣場舞活動。□周立才(市民)
  地鐵站外裝地樁黑車攤位少了
  最近,我從立水橋地鐵站B口經過,發現站前的道路很“清靜”,全然沒有了以前喧鬧嘈雜的場景。記得以前,無論什麼時候,幾十輛黑車總是把立水橋地鐵站B口團團圍住,司機不斷地大聲“招呼”出站的乘客,“坐車嗎?”另外,擺攤的也很多,有時甚至將攤位擺到了站口處,以致乘客進出站都很不方便。
  可如今,地鐵站口怎麼一下子變得乾凈了呢?原來,站前的小廣場被護欄與地樁圍了起來,只能進出行人,車輛進不去。如此一來,那些“無法無天”的黑車團隊被拆散了。我在地鐵站外轉了一圈,見到的黑車寥寥無幾。
  一些地鐵站外黑車、攤位雜亂的現象一直令市民、管理部門無奈,並且久“治”不愈。立水橋地鐵站採用護欄與地樁將人與車輛隔離的辦法,將難題一下子解決了,值得其他地鐵站借鑒。□焦向梅(教師)  (原標題:來信)
創作者介紹

Virus

qmrgzbf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